百晓生

“最纯净的太阳
是最黑暗的酒杯。”
安灼拉和格朗泰尔

致革命的大天使

你曾经是个孩子
纪律与童真的融合
是你眼里折射的光辉
严谨与浪漫
在你柔软的心上
绽放花朵
在这片即将因你而名扬四方的土地
玫瑰花曾被你幸福地拥入怀中
悄悄地吻上你虔诚的额角

你睡了
全部的星星都在朝着你的床铺闪光
从你光洁的脸颊上  看不出痛苦的痕迹
从你透亮的双眼里  看不出死亡的阴影
我在这里    注视着你
和你天使般可爱而带着倦意的睡眠

你曾经是个少年
丝丝缕缕的春光
与时间共同见证
花儿一样绚丽的你

你静坐在花园里 河边大树下
朦胧美好的遐想
在你充满希望的笔尖下流淌
在这里 你或许倾听过花开的声音
却不知 河流睁开她的眼睛
于无边的宁静中
使她坚韧的目光汇于你的躯体
而你的笑容仿佛头顶的日光一般灿烂
像获得新生的世界那般年轻
在海棠摇曳的艳红色小身影旁
你可曾梦见过  作为普通人的幸福?

你曾是一个青年
来自灵魂深处的不羁的魅力
令无数同龄人折服
你曾经神色黯然地坦言
青春  竟成了我革命路途的绊脚石
正如维纳斯感叹她的容貌无人可比

你站立在国民公会的讲坛旁
仿佛加百列屹立于世界的峰巅
从遥遥云端传授给人类真知箴言
仰慕者们殷勤地献上“大天使”的称号
你微笑地告诉他们
你只是人民的象征
你的笑容 他们从未遗忘
你可曾知道

热月八日之夜
大自然因你而屏息凝神
狂风骤雨为你静默一瞬
热月九日
历史不愿回首的一日
阴险的黑夜盘踞在法兰西上空
狂妄地宣告天使的陨落
你被那夜色埋没
隐身于撒旦火光的通红
自那以后
只有群星敢于直视你不朽的璀璨
天使的笑颜无法在人间寻觅

一个和平的黑夜
在一个哀悼者的梦里
你怀抱一颗高洁的 蓝得通透的灵魂
一点点拂去 不属于人间的雾气
还有冰冷却仍具温情的凉意

你清澈得仿佛自海边走来
你缥缈得宛如从天际降临
只是那巍峨的高山之巅
再不见你坚定的身影

将来 会有更多的少年成为你的朋友
历史和未来  将会共同见证
而你  是我们永远的青年

(唉,为我的“文笔”哀悼一秒)

致敬街垒日


这死亡对我正合适
难道它不是我一直以来所预期的吗
若我不曾梦想过
那么我不曾存活

青色的山丘 金色的日光
还有赤色的太阳
你们可曾为一个人而变换容貌

他高傲地屹立于街垒的峰巅
他脚下的高度  由不朽的颜色堆积构成
眉眼低垂  目光如剑透射出威胁
古费拉克的信仰奉上令天使艳羡的友情
弗伊的固执引起无奈的微笑
他们的生命和生命的颜色
竟被逆流而动者的军队堵塞了通路

枪口直直地瞪着漆黑的小孔
仿佛撒旦睁开在人间的眼睛
放肆而恶毒
地狱在街垒脚下张开的巨嘴
妄图吞食正义的火焰

可正义之火在千百年前由忒弥斯点燃
怎会因当权者的无情而熄灭?
它不畏惧任何枪支弹药炮火猛攻
从最初直至末日
不  它的火舌不会微弱地闪烁
不仅因其正义的神性
更源于热血青年这天然的养料

他俯视自身所处之处
泪光如雨雾般翻腾
街垒  筑起一时的障壁
而它的重量  碾碎了多少青春
和爱情的美梦
但它坚贞地守护人们的理想
因为它正是理想的代言人

他紧握的双拳
保护的是谁的热望?
他从未于鲜花丛中采得一朵爱情
他却将人民的未来珍藏在仅剩的安全之地
他温热尚存的手心

当酒鬼毅然上前 与他共担死亡之刑
他第一次主动伸出手
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
亲密地揽过这个一度与他颇有嫌隙的战友
掌心相合
好像海边融入天际
革命的星火
正在掌心传递 燃烧地分外温情
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忒弥斯以吻传达

血液飞溅出不屈的鲜红
昔日树梢的绿叶尽凋落
他们肢体破碎地死去
灵魂却通体洁白
在自由的阶梯登上崭新一步

是谁说 太阳神从不哭泣
一八三二年六月六日
众神垂泪

一直想要把那个日子发生的事留到以后再写,但喜欢他们两年了,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回文笔才是真的不存在吧。还是打了一个不存在的tag.
                                                      ——by Citoyen The Third

香根鸢尾自杀案

您好,我要报案。
塞纳河边有一朵香根鸢尾自杀了。
哦,她是你的什么人?
我的崇拜者。

(一个小时前)
那朵花,孤身昂首立于岸边。
从小她就知道 太阳是所有光和热的来源
她近乎虔诚地信着  不顾身后紧追的黑暗
狠狠地念想着
尤其是被黑夜扼住咽喉之时

她以为
自己始终是连接光和暗的路上
一个不敢停步的忧伤来客
直到那天
她目睹了太阳神的姿容

啊!她剧痛般地惊叫。捂眼。
那一刻,太阳神双目粲然 含笑相望
神话。
她禁不住地流泪
蜷成小小一团
滴落的珍珠染湿弱不禁风的身体

那天她端坐在塞纳河边
指尖轻揉一片花瓣
微风絮絮叨叨 吹得她心醉神迷
她望一望平静的日光
她的眼神忽而濒危摇曳
她绝望 笑了
我如此渺小
你绝不可能让我拥有你

她原本困倦乏力
可眼睛从阳光中汲取无穷力量
站起来  碾碎那片花瓣
柔软的水分  打湿一片光滑
血液在晕染  在炫耀舞姿  在宣告胜利

她在晨光中一寸一寸变得越发透明
好像幽灵现出真身
那幽灵正是她的灵魂

太阳自天边抬起头的时候
她的颜色恰好全然消退
她于梦中说道:
爱  牺牲了我

一朵香根鸢尾的生命消逝在塞纳河边
她既不是投河而死
也不是单纯殉情
她是把自己送上天际
直接抵达太阳的光芒里

文笔仿佛不存在  睡个觉安慰自己
愿需要安慰的人都得到安慰  得不到安慰的人都强大起来

一朵香根鸢尾致高尚的不可腐蚀者

神啊,请告诉我——
爱慕和爱情又有什么区别?
我一样会毕生追随,
我一样能为你而死。

我的双唇在和我的指尖,
轻而柔地缠绵;
年轻而全神贯注,
温柔但克制。

闪电劈过   错过的两个世纪回来
我的伸出的手指
哀痛而颤抖着
抚过你破碎的脖颈
极轻地覆上那沾染过血与泪的下颌
我将双唇亲密地贴在它旁边   诉说

但是多么可惜
我的泪一次又一次划过我的面颊
却亲吻不上你象征着纯粹的手心

要有多无畏
才能直视你所做的一切
倾心于你?
要有多坚韧
才可以在这个时间、空间遥遥相隔的地方
守住你,
永恒不变地思念?
——我哭了
又笑了
等着我,亲爱的!
我已经在路上。

你已逝去,
我没有时间!
我惆怅复悲鸣
当你不在身边。

希望   仅仅是希望
有一天
我能跪在你空洞无物的坟前
赠与你一朵香根鸢尾
象征着法兰西的她
是你的最爱
而我   我也想要做一枝香根鸢尾
沉默地   却又骄傲地
兀自立在你坟前
我想着   我梦想着
来生做一枝那样的花

我时间的鹅卵石
一颗颗就快数尽了
我撑起脑袋
对空气露出一个笑容
它看清了
我将逝的眼里映出了你

最后一次
我说爱你
并求你:
等我。

神啊,请相信:我真的爱他!